會飛的蝦子 James 麵西施 HOLGA MLB 

畫魂

「畫魂」劇情介紹:

華人畫家潘玉良的生平:

潘玉良(1899~1977)【原名:楊秀清,也名張玉良,嫁給潘贊化後同夫姓氏】(李嘉欣飾)生於中國江蘇揚州,卒於法國巴黎,葬於法國CIMETIE REMONTPARNASSE蒙巴拿斯墓園,享年82歲,是中國第一位旅法留學、並且知名於法國藝術圈的女畫家,她也是一生充滿戲劇色彩的奇女子。

幼時因雙親早逝,生活顛沛困苦,十幾歲就被親戚賣入妓院,寄身青樓鬱鬱寡歡,後來巧遇潘贊化(胡軍飾)為其贖身迎娶,改變了她的一生。

潘贊化鼓勵潘玉良習畫、繪畫,供她唸書,在念完上海美專後,她天份異稟地考進法國里昂國立美術專門學校就讀,並順利進入巴黎國立美術學院,學成後回上海美專任教,並舉辦首度個人畫展,畫風及畫作意識引起轟動。但其後,她在中國並不順利,出身青樓的她,在傳統的當時,難見容於當時的藝術與教育界,而且她的勇於突破的畫作主題,又是如此地與傳統婦女形象抗衡著,她只好再度遠赴巴黎,在法的幾十年,有更多的創作產生,潘玉良在生前曾經多次準備回中國定居,終因多種因素未能如願,於1977年病逝異鄉。

六十年代早期,法國曾有一部紀錄片《蒙巴拿斯人》,介紹法國蒙巴拿斯當地的文化名人,片中就也介紹了潘玉良,而且是唯一的東方人,可見她的藝術成就非凡,並令人景仰。

潘玉良畫作中西合璧,在法國學畫時,挨餓的是常有的事,越餓越是畫個不停,陪伴她的除了有情有義的王守信(田守信)(劉燁飾)外,就是一隻善解人意的貓兒了,貓兒也餓著,卻守著清貧的主人,不離不棄。

潘玉良除了留下她傳奇的一生,也留下兩千多件作品。潘玉良參加過法國的51屆、55屆、56屆的法國獨立沙龍展,她著名的油畫作品『裸女』參加1946年秋季沙龍展、聯合國舉辦的現代國際藝術展,並且在美國、英國、義大利、希臘等國巡展。她榮獲過法國國家金質獎章、巴黎大學多爾烈獎、法國藝術家協會鼓勵獎、比利時布魯塞爾銀獎等等。潘玉良除了畫油畫外,還創作雕塑藝術,她的『格魯賽頭像』、『蒙德梭魯頭像』,分別被巴黎尚拿士奇博物館和法國國立教育學院收藏著。



劇情內容:中國,上個世紀的二十年代,一個政治上動蕩不安,文化上變化多元的時代。安徽蕪湖立春院ㄚ頭「三寶」(李嘉欣飾),父母雙亡,被舅父賣入立春院當ㄚ頭,服侍清倌人曉蘭,後曉蘭出嫁,三寶成了清倌人(不接客的妓女),三寶個性獨立,才藝雙絕,堅決不拿自己的身體做交易。著名的報人潘贊化(胡軍飾)參加過雲南起義,他宣揚自由時代的可貴,但面對自己的生活卻總是事與願違。矛盾痛苦中,潘贊化出走上海,來到合肥上任蕪湖海關監督一職。 贊化的出現像一盞燈點亮了三寶的黯然生活,點燃了激情洋溢的她。青樓之地,紅塵之中,三寶沈醉於贊化偉岸溫暖的雙肩,只要愛與被愛;贊化眼中,三寶像荷花般出污泥而不染,像溪水般清澈靈動。贊化家鄉原有妻室,但二人仍相知相愛相惜,贊化娶三寶為妾,替她改名為玉良。她感到自己夢想中的生活真的開始了,贊化與好友蘇諾、陳篤之及李弘(出家後法號弘一大師)在上海辦「新光明」雜誌,鼓吹新思潮。



於是贊化與玉良在上海開始了新生活,成為一個衣食無憂的少婦。贊化請老師教玉良識字,贊化也教導她新思想,贊化說「人生而平等,不論男人或女人,貴族或妓女」,這些思想深植於玉良心中。平靜的生活令玉良感到了然無趣,很想做自己喜歡的事,無意間,玉良接觸了很多藝術家,遇到兩個最愛的朋友--田守信(劉燁飾)和奧米(伊能靜飾)。因為奧米,玉良認識到生活可以更加高遠,更加自由,更加自我;田守信不知不覺愛上了玉良,但玉良已經結婚,守信只能將感情隱藏。因為田守信,玉良認識了什麼是愛情的選擇。她也因此找到了下半生的事業—繪畫。上海美術專門學校因潘玉良曾是一個妓女將她拒之門外。校長,畫界權威劉海粟看了玉良的作品,認為她有潛力,破格錄取,玉良從此走進藝術之門。 無奈於沒有模特兒,奧米自願當裸體模特兒,當畫展奧米的裸體畫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,眾人皆被這一挑戰驚呆,尤其奧米的丈夫及奧米的家人。潘贊化也被驚呆並責備玉良,贊化重新審視玉良,感到距玉良越來越遠。 西洋畫讓玉良大開眼界,在校長劉海粟推荐下玉良考取公費留法,贊化資助下玉良遠涉重洋來到法國求學。贊化因揭發蕪湖海關官商勾結內幕,蘇諾寫文章在「新光明」雜誌刊登,引起商人抵制及海關內部不滿,贊化不得已只好辭海關監督職務。玉良在法國靜下來畫出一幅一幅的心事,奧米和田守信也來到法國,打亂了玉良安靜而單純的生活;潘贊化也赴法國看她,更打亂了她平靜如水的心。 贊化在法國辦報的計畫因受華僑的欺騙,失去所有的錢財,無法完成事業。此時,玉良學業完成,在法國的畫展極為成功,的到許多贊賞。



玉良選擇了隨贊化回國,西洋畫法和中國畫法的結合,使她的造詣受到眾人的景仰,她被聘到兩所大學教授。可當時國內的許多方面令她失望,作風迂腐,理念僵化,封建自閉,玉良招致很多世俗惡毒中傷,因為她的出身,在學校不能見容於其他老師。此時,贊化作生意的計畫也無法實現,生活萎頓,怨天尤人,也讓玉良難以忍受。



玉良告訴潘贊化不能忍受這種生活,玉良此時顯示出了她的真正的倔強的本性和完美主義的特點,她再一次來到法國。法國濃厚的藝術氛圍令玉良感到一切的束縛都沒有了,她放飛自己的思緒,全身投入到自己熱愛的繪畫藝術,她終老法國,伴隨她的只有深愛玉良的田守信,守信對她的感情始終如一,正如玉良所說「守信是上蒼派來祝福她一生的天使」。



主題曲之一:



故事中的李弘,字叔同,出家後法號弘一大師,他做的這首歌是我小學時學過的歌,至今仍能哼唱,李叔同所做之詞非常之美,此歌曲係美國民謠改編,歌名為「夢見家鄉與母親」(Dreaming Home And Mother),為J. P. Ordway 所作曲。



<送別>

長亭外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

晚風拂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一觚濁酒盡飲歡 今霄別夢寒長亭外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韶光逝留無計 今日卻分袂驪歌一曲送別離 相顧卻依依聚雖好別雖悲 世事堪玩味來日後會相予期 去去莫遲疑韶光逝留無計 今日卻分袂驪歌一曲送別離 相顧卻依依

 

2
創作者介紹

李春姬

童均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